• Dec 14 Wed 2005 01:16
  • 天使

天界凜冽的冷風中有三隻狗
瑟簌在封印的大門外頭等待
然後有一白衣天使悄悄來到
翩然褪去了聖潔的白羽翼
接著用大海的溫暖懷抱著那三隻狗

禁斷的門打開了
三隻狗成了賽普勒司(Cerberus)的化身
冷不防地衝進了門內的聖地
突破了枷鎖的束縛
賽普勒司的化身在聖地的入口徘徊
天使的力量逐漸薄弱
失去聖地保護的屏障
天使的身體開始僵硬、石化
聖地於是成為賽普勒司邪惡的居所
神聖與光明消逝無蹤

直到那聖地的入口被開啟
從異世界來的旅者 從次元的另一端
重新吹響了光明希望的號角
賽普勒司的頑抗、死鬥
最終浴血 詛咒湮滅
重新被光明籠罩的天使
白羽翼的使者
旅者 也臣服在天使的聖潔下

開啟的次元入口
旅者唯一的歸途 即將回歸閉鎖
旅者的兩難 終究造成了悲劇
回到了次元的這一端
除了賽普勒司黑紅的鮮血 
總使旅者在夜半驚醒 
一切記憶靜謐的彷彿從不曾存在
然而旅者卻總在閉眼後望見
那雙翅膀的主人
那身大海的溫柔 

那個不能再重來的選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ayan 的頭像
asayan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

asay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eingene
  • 異次元旅行---旅者自述<br />
    夜半驚醒<br />
    <br />
    毒涎的烙印揮之不去<br />
    <br />
    嘗試將暗紅色的記憶留在夢<br />
    裡<br />
    <br />
    為了使聖潔不受貪婪的邪惡<br />
    注視<br />
    <br />
    雙腳踩往無盡深淵的兩端<br />
    <br />
    止步、怒吼<br />
    <br />
    那凶狠襲向手無寸鐵的我<br />
    <br />
    在黑暗之中<br />
    <br />
    我突然想不起阿波羅的模樣<br />
    <br />
    腦海中盡是那無暇的淨白<br />
    <br />
    原來我不只是旅者、不只是<br />
    守護者<br />
    <br />
    也是著迷於聖潔的愛慕者<br />
    <br />
    凡人之軀以勇敢為武器<br />
    <br />
    邪惡逐漸懦弱的跳往身後無<br />
    盡的道路<br />
    <br />
    念著不知道從何得知的咒語<br />
    <br />
    點起媲美阿波羅的亮光<br />
    <br />
    那三頭犬卻衝向天使<br />
    <br />
    企圖用牠的血改寫一切<br />
    <br />
    我拋開逐漸開啟的異次元之<br />
    門<br />
    <br />
    擋住了天使<br />
    <br />
    將亮光附在拳頭往三頭犬的<br />
    心臟猛擊<br />
    <br />
    眼前一片暗紅<br />
    <br />
    周身只有灼痛<br />
    <br />
    張開眼卻只有夜明星稀<br />
    <br />
    我躺在那個開啟旅途的草原<br />
    <br />
    是夢?是真?<br />
    <br />
    我只能透過手上暗紅色的疤<br />
    痕想念<br />
    <br />
    想念那白色聖潔的羽翼、想<br />
    念那溫柔的眼神<br />
    <br />
    <br />
    <br />
    <br />
    重來,是否我還有選擇的力<br />
    氣?<br />
    <br />
    代beingene之名發其回應
  • asayan
  • 回頭再看這篇 頓時覺得很好笑<br />
    <br />
    這篇是在講去年冬天<br />
    某堂課的下課時 走廊闖進的三隻狗<br />
    與一個愛狗的可愛學妹之間的故事<br />
    <br />
    XD